三中二复式表

國家一類資質??中央新聞網站

雜志

老舍的年味兒

今年是老舍誕辰120周年,他出生在“小年”,把中國人怎么過年寫得最有味道,還參加了1956年第一屆“春晚”

本期簡介

作者:本刊記者 田亮 李璐璐


人物介紹:老舍(1899年2月—1966年8月),原名舒慶春,字舍予,滿族正紅旗人。中國現代著名作家、劇作家,被授予“人民藝術家”稱號。代表作有《四世同堂》《駱駝祥子》《茶館》等。

20140507120818479

每年的臘月二十三是祭灶之日,中國北方俗稱“小年”。這時離春節還有一周的時間。120年前的這一天,1899年2月3日,作家老舍出生。“我是臘月二十三日酉時,全北京的人,包括著皇上和文武大臣,都在歡送灶王爺上天的時刻降生的呀!”老舍在自傳小說《正紅旗下》中寫道。

“‘春’字跟我很有緣。我的名字是‘慶春’。”老舍在《百花齊放的春天》一文中寫道。在2019年1月召開的紀念老舍誕辰120周年暨第八屆老舍國際學術研討會上,中國老舍研究會會長謝昭新告訴《環球人物》記者:“老舍是現代著名作家、‘人民藝術家’,一生共寫作中長篇小說21部,短篇小說62篇,散文318篇,相聲、快板、鼓書等曲藝作品75篇,新體、舊體詩228篇。他的很多作品寫的是普通民眾的生活狀況,而中國的傳統節日是最能表現這個主題的時刻。老舍對三大節日濃墨重彩:端午節、中秋節、春節,其中尤以老北京的春節寫得最有味道。”

 

“吃了我的糖,到天上多說幾句好話”

“按照北京的老規矩,過農歷的新年(春節),差不多在臘月的初旬就開頭了。‘臘七臘八,凍死寒鴉’,這是一年里最冷的時候。可是,到了嚴冬,不久便是春天,所以人們并不因為寒冷而減少過年與迎春的熱情。在臘八那天,人家里,寺觀里,都熬臘八粥。這種特制的粥是祭祖祭神的,可是細一想,它倒是農業社會的一種自傲的表現——這種粥是用所有的各種的米,各種的豆,與各種的干果(杏仁、核桃仁、瓜子、荔枝肉、蓮子、花生米、葡萄干、菱角米……)熬成的。這不是粥,而是小型的農業展覽會。”老舍在《北京的春節》一文中寫道,“臘八這天還要泡臘八蒜。把蒜瓣在這天放到高醋里,封起來,為過年吃餃子用的。到年底,蒜泡得色如翡翠,而醋也有了些辣味,色味雙美,使人要多吃幾個餃子。”

從臘八起,商街上就多了貨攤子——賣春聯的、賣年畫的、賣蜜供的、賣水仙花的等等都是只在這一季節才會出現的。在老舍十來歲時,就總去“幫著塾師或大師哥在街上擺對子攤。我的任務是研墨和為他們拉著對子紙。他們都有一本對子本,里面分門別類,載有各樣現成聯語。他們照抄下來,分類存放。買春聯的人只須說出要一副灶王對、一副大門對等等,他們便一一拿將出來,說好價錢,完成交易。”他在《春聯》一文中寫道。

老舍是滿族人,父親當過北京城的護軍。在有皇帝的時候,學童們到臘月十九就不上學了,放年假一月。兒童們準備過年,差不多第一件事是買雜拌兒。這是用各種干果(花生、膠棗、榛子、栗子等)與蜜餞摻和成的,普通的帶皮,高級的沒有皮——例如:普通的用帶皮的榛子,高級的用榛瓤兒。兒童們喜吃這些零七八碎兒,即使沒有餃子吃,也必須買雜拌兒。他們的第二件大事是買爆竹,特別是男孩子們。恐怕第三件事才是買玩藝兒——風箏、空竹、口琴等——和年畫兒。

轉眼間到了臘月二十三。在舊社會里,這天晚上家家祭灶王,從一擦黑兒鞭炮就響起來,隨著炮聲把灶王的紙象焚化,美其名叫送灶王上天。在前幾天,街上就有不少賣麥芽糖與江米糖的,糖形或為長方塊或為大小瓜形。按舊日的說法:用糖粘住灶王的嘴,他到了天上就不會向玉皇報告家庭中的壞事了。

“小年”后那幾天,各家各戶要把年貨置辦起來。負債的人家這時理應想一想怎么還債,怎么節省開支,“省得在年根底下叫債主子們把門環子敲碎”。可是許多人家還是把籌錢過年放在首位。《正紅旗下》寫道,有一次小年,老舍大姐的婆婆家本已負債,“卻不知由哪里找到一點錢,買了頭號的大糖瓜,帶芝麻的和不帶芝麻的,擺在灶王面前,并且瞪著眼下命令:‘吃了我的糖,到天上多說幾句好話,別不三不四地順口開河,瞎扯!’”大姐的公公也不知由哪里弄來一點錢,都買了鞭炮。

街上越來越熱鬧了,祭灶的糖瓜擺滿了街,走到哪里也可以聽到“扷糖來,扷糖”的聲音。在除夕以前,家家必須把春聯貼好,必須大掃除一次,名曰掃房。必須把肉、雞、魚、青菜、年糕什么的都預備充足,至少足夠吃用一個星期的——按老習慣,鋪戶多數關5天門,到正月初六才開張。假若不預備下幾天的吃食,臨時不容易補充。

除夕這天,雪花、松枝、爆竹、高香、血紅的新對聯,各種顏色,各種香味,混合成一片復雜而神秘的景象,使老少男女都感到冷,又感到熱,感到嚴肅,又感到狂喜。冷是天氣,人心卻是熱的;像爆竹,裹扎得緊緊的,到時候一著火即爆發。《老張的哲學》中,趙姑母在除夕這天老掉了一顆牙,她并沒有為此事煩心,以為這是去舊迎新的吉兆,于是歡歡喜喜地預備年菜,丈夫也答應給她安一顆金牙。

“除夕要包素餡餃子是我家的傳統,既為供佛,也省豬肉。”《正紅旗下》寫道,“(父親)找了個小錢,擦干凈,放在一個餃子里,以便測驗誰的運氣好——得到這個餃子的,若不誤把小錢吞下去,便會終年順利……他還去把大綠瓦盆搬進來,以便儲存臟水,過了‘破五’再往外倒。”舊社會里的老媽媽,講究在除夕把一切該切出來的東西都切出來,省得在正月初一到初五再動刀,動刀剪和倒水一樣是不吉利的。

《四世同堂》里生活在城郊的農民常二爺,夜半就迎了神,祭了祖,而后吃不知多少真正小磨香油拌的素餡餃子。相聲作品《過新年》里專門講到吃餃子。捧哏的說:“肉切得薄薄的,沾上鹵蝦油、高醬油、芝麻醬、豆腐乳、韭菜花,嘿!多么美呀!”逗哏的說:“涮過十碟八碟的,再那么一加白菜頭、粉條、凍豆腐,嘿!(直舐嘴唇)”“平日我吃四十個就夠了……今天……吃了八十個。”“還有半碗餃子湯,原湯化原食!”

除夕守歲,徹夜不眠,也是多少輩子所必遵守的老規矩。常二爺不賭錢,也沒有別的事情,但是他必須熬夜,為是教灶上老有火亮,貼在壁上的灶王爺面前老燒著一線高香。這是他的宗教。他并不信灶王爺與財神爺真有什么靈應,但是他愿屋中有點光亮與溫暖。他買不起鞭炮與成斤的大紅燭,他只用一線高香與灶中的柴炭,迎接新年,希望新年與他的心地全是光明的。他發困的時候,會出去看一看天上的星;經涼風兒一吹,他便又有了精神。進來,他抓一把專為過年預備的鐵蠶豆,把它們嚼得嘣嘣響。

夜里12點鐘,街上的鐘聲、汽笛,一齊響起來。新年到了。

 

白云觀外賽車、賽馬、賽駱駝

大年初一,男人們在午前就出動,到親戚家、朋友家去拜年。女人們在家中接待客人。《老張的哲學》里,信奉“錢本位”的老張,是孫八爺兩個兒子的老師,也是第一個到孫八爺家里賀年的。大清變成民國后,孫八受新禮教的陶染,頗知道以“鞠躬”代“叩首”,一點也不失禮。可是老張卻主張:既是賀舊歷新春就不該用新禮。于是非給孫八磕頭不可。他不等孫八謙讓,早已恭恭敬敬的匍匐地上磕了三個頭。然后又堅持給八嫂行禮。幸而孫八還明白:老張是老師,萬沒有給學生家長內眷行禮的道理;死勸活說的,老張才不大高興地停止。

孫八受了老張的禮,心中好過不去;想了半天,把小三、小四叫進來,叫他們給老張行禮,作為回拜。小三、小四還年幼,不甚明白什么揖讓進退,誰也不愿意給老師磕頭。孫八強迫著他們,小三磕了一個頭站起就跑,小四把手扶在地上,只輕輕點了幾點頭。老師卻不注意那個,反正有人跪在面前,就算威風不小。

新年頭幾天,鋪戶關門,但城內城外有許多寺院開放,任人游覽,小販們在廟外擺攤,賣茶、食品和各種玩具。北城外的大鐘寺、西城外的白云觀、南城的火神廟(廠甸)是最有名的。老舍說,形容北京的廟會,不必一一描寫,只要說“人很多,把婦女的鞋擠掉了不少”就夠了。白云觀外的廣場上有賽轎車賽馬的;在老年間,據說還有賽駱駝的。這些比賽并不爭取誰第一誰第二,而是在觀眾面前表演騾馬與騎者的美好姿態與技能。

初一天一亮,《四世同堂》里那位常二爺勒一勒腰帶,順著小道兒去“逛”大鐘寺。沒有人這么早來逛廟,他只是為走這么幾里地,看一眼那座古寺。只要那座廟還存在,世界仿佛就并沒改了樣,而他也感到安全。

大年初二要祭財神,吃元寶湯(餛飩),而且有的人要到財神廟去借紙元寶,搶燒頭股香。常二爺家里窮,雖然買了點豬肉,但舍不得放在餃子餡里,必須留到大年初二祭完財神,才做一頓元寶湯。他很早就祭了神,吃兩三大碗餛飩,便進城去拜年。有的人家以鯉魚祭財神。“鯉”與“利”諧音,鯉魚也象征吉慶有余。《老張的哲學》里的洋車夫趙四,也曾是個有錢而自由的人。他曾在新年第二日祭財神時,買過八十多條小活鯉魚,放在一個大竹籃內,挨著門分送給他的鄰居,因為他們是沒錢或吝嗇買活魚祭神的。

老舍的大姐夫多甫到財神廟借了元寶,并且確信自己十分虔誠,新年必能發點財。在白云觀,他用銅錢打了橋洞里坐著的老道,用小棍兒敲了敲放生的老豬的脊背,看它會叫喚不會。在廠甸,他買了風箏與大串的山里紅。在大鐘寺,他喝了豆汁,還參加了抓彩,得回手指甲大小的一塊芝麻糖。各廟會中的練把式的、說相聲的、唱竹板書的、變戲法兒的……都得到他的賞錢,他被藝人們稱為財神爺。“咱們旗人,別的不行,要講吃喝玩樂,你記住吧,天下第一!”

VCG11391532609

老北京廠甸廟會

初五下午1時,在北海舉行的化裝滑冰比賽開始了。《四世同堂》里寫道,有錢的,沒錢的,都吃過餃子,穿上最好的衣裳;實在找不到齊整的衣服,他們會去借一件;而后到北海——今天不收門票——去看升平的景象。這時,“海”上的堅冰微微有些細碎的麻坑,把積下的黃土都弄濕,發出些亮的光來。背陰的地方還有些積雪,也被暖氣給弄出許多小坑,像些酒窩兒似的。即使1937年北京被日本占領了,這個活動仍保留著。親日的冠家二小姐還和其他兩位小姐表演了個“中日滿合作”的節目。三位小姐手拉著手,晃晃悠悠的好幾次幾乎跌倒,所以只溜了兩三分鐘,便退了出來。

也有趁年節娶親的。駱駝祥子就是在正月初六把虎妞娶過了門。虎妞和家里鬧別扭,出嫁時沒有和父親說過一句話,沒有弟兄的護送,沒有親友的祝賀;只有那些鑼鼓在新年后的街上響得很熱鬧。祥子是拉洋車的,不富裕。那天,他穿上由天橋買來的新衣,紅著臉,戴著三角錢一頂的緞小帽。花轎穩穩地走過西安門、西四牌樓,也惹起穿著新衣的人們——特別是鋪戶中的伙計——一些羨慕。

p2521301145

電影《駱駝祥子》海報(1982年版)

元宵上市,新年的高潮到了——元宵節(從正月十三到十七)。有名的老鋪都要掛出幾百盞燈來,有的一律是玻璃的,有的清一色是牛角的,有的都是紗燈;有的各形各色,有的通通彩繪全部《紅樓夢》或《水滸傳》故事。虎妞很高興。她張羅著煮元宵,白天逛廟,晚上逛燈。多甫大姐夫也在十四、十五、十六三天連著三晚去看東單、西四、鼓樓前的紗燈、牛角燈、冰燈、麥芽龍燈;并趕到內務府大臣的門外,去欣賞燃放花盒,把洋縐馬褂上燒了個窟窿。

老舍在《新年醉話》里寫道,大新年的,要不喝醉一回,還算得了英雄好漢么?喝醉必須說醉話,醉話比詩話詞話官話的價值都大,特別是在新年。比如你恨某人,久想罵他猴崽子一頓。可是平日的生活,以清醒溫和為貴,怎好大睜白眼地罵陣一番?到了新年,有必須喝醉的機會,不乘此時節把一年的“儲蓄罵”都傾瀉凈盡,等待何時?至若年底搪債,醉話尤為必需。討債的來了,見面你先噴他一口酒氣,他的威風馬上得低降好多。他說東,你說西,他說欠債還錢,你唱《四郎探母》。雖曰無賴,但過了酒勁,日后見面,大有話說。此“尖頭曼”(gentleman,紳士、先生)所以為“尖頭曼”也。

新年在正月十九結束了。新年期間的一應節日陳設,都應在十九日以前撤去。天氣轉暖,大家就又去忙著干活了。

 

只有到了全國勝利的那一天,才算真正過年

新中國成立前的20多年中,老舍在山東、武漢、重慶、美國等地過著“流亡”的生活。一到春節,他便分外想念家鄉。1938年的春節,老舍是在武漢度過的。“街上標語,請求大家節省過年花用,獻金政府;打牌者固無暇考慮及此,但決定免去過年,獻金納款者亦大有人在。元宵節,月明如晝,滿市花燈;忽然響起空襲警報,馬上市寂街空;雖欲暫忘國難,有不可得者。”1944年新年,老舍在重慶寫道:“一閉眼,我就走回記憶中的世界,那里有百果的臘八粥、什錦南糖、紅白蜜供、走馬燈、帶琴的風箏,和多少多少別處見不到的東西。越想北平(北京舊稱),就越覺得苦悶,倒好像只有北平會過新年似的!”“在武漢與陪都過年,都沒有大雪,我渴想那帶著雪帽的青松,與垂著冰籬的水車。”那幾年的春節,包括老舍家的大部分人過得寒酸。“只有到了全國都鳴起慶祝勝利的炮聲那一天,全國到處都能按著自己的習俗自自由由的過年的那一天,我們才算真正的過了年。那時候,我會回到北平,和兒童們玩起走馬燈與魚形鸝形的風箏。”就是在那年,《四世同堂》第一部《惶惑》開始在《掃蕩報》連載。

416894569747046881

老舍《四世同堂》手稿

1949年7月,新中國成立前夕,北京舉行了第一次中華全國文學藝術工作者代表大會。周總理召集主要與會人員郭沫若、矛盾、丁玲等人,說:現在就缺老舍先生了,他在美國紐約,邀請他回國吧。于是老友們共同簽名寫了一封熱情的邀請函,請老舍回國。1949年10月13日,在美國生活了近4年的老舍離開美國西海岸,踏上了歸國的旅途。12月13日,他回到故鄉北京。此刻,距離他離開北京已經27年了。老舍到達北京的第二天,周恩來總理來到他下榻的北京飯店看望,并對他說:你現在有了用武之地,可以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能了。

1950年春節是新中國的第一個春節。1月4日,全國文聯在北京飯店召開新年聯歡會,并歡迎老舍歸國。茅盾、周揚等發表了講話,隨后老舍致辭。他談了離美回國的經過,并表示:“我是愿意學習的,如果我還是能工作的話,并愿意參加一切有利于人民的工作。”老舍還當場演說了他剛剛寫好的一段太平歌詞《過新年》,其中對新舊中國的新年進行了對比:“有錢的穿起綢和緞,沒錢的破衣爛襪不遮寒;闊人的兒女是兒女,兜兒里裝滿了壓歲錢;窮人的兒女沒人管,撿煤核兒、拉洋車,當作過年……孔宋二陳他的牙爪,國幣民財往家里搬;把中國,弄得一干真二凈,民不聊生,叫苦連天……勝利的新年這是頭一次,工農翻身福在眼前;從此后,大家生產,大家吃飽飯,真正的自由平等到了民間。”

2月7日,在全國文聯擴大常委會上,老舍被增補為全國文聯理事。5月17日,北京市文學藝術工作者聯合會(以下簡稱北京文聯)成立,老舍就任主席,并連選連任了16年,直至去世。

fotoe-11775131

老舍(右二)和演員在一起討論劇本。

回到北京的老舍,又“拾起了”傳統新年,先后主持了春節聯歡會的創作等相關工作。1952年12月17日,北京文聯舉行春節文藝創作座談會,老舍與王亞平、連闊如、張恨水、白鳳鳴、曹寶祿、孫玉奎、趙福成、田耕等40余人出席。座談會決定成立春節文藝創作委員會,老舍擔任主任委員。在會上,老舍就如何創作優秀作品的問題發言,說:新中國一天天在迅速邁進,群眾文化生活一天天在提高,我們寫作品也要求在質上更提高一步。

 

群賢畢至、文采風流的第一臺“春晚”

1956年的春節,老舍參加了一臺特殊的“春晚”。在中央新聞紀錄電影制片廠,各行各業的杰出人士歡聚一堂,共同慶祝新中國所取得的建設成就,并把它拍攝成電影《春節大聯歡》在全國放映。

節目錄制當天,在一片歡聲笑語中,《平原游擊隊》中的游擊隊長、“雙槍李向陽”的扮演者郭振清神采奕奕地走上了舞臺,他用略帶口音的普通話開始主持節目:“親愛的來賓們,現在我們的聯歡晚會開始了……”現場頓時響起雷鳴般的掌聲。郭振清朗聲說道:“今天晚上的節目,要播送到全國。在全國的城市和農村的俱樂部里,在國防前線哨所,在少數民族的帳篷里,從冰天雪地的長白山到海南島的椰子林,都有人在收聽晚會的節目,全國人民一起歡度春節!”

隨后,郭振清向大家介紹邀請來的嘉賓,先是介紹了勞模孫盛利,隨后轉向坐在圓桌旁的老舍道:“這位是每天堅持寫作的老舍先生。”老舍站起身來,和大家一起鼓掌。坐在老舍身邊的是著名作家巴金,站在他們身后的有《暴風驟雨》的作者周立波,《保衛延安》的作者杜鵬程,電影劇作家孫謙以及話劇《萬水千山》的作者陳其通。這時,影劇演員藍馬走了進來,一些少先隊員沖上去請藍馬為他們簽名。郭振清打趣道:“你們要簽名,也要讓這幾位簽,他們是解放江山島戰役里的一等功臣。”說著向大家介紹了4位身著軍裝、站姿挺拔的戰斗英雄宋宗周、孔祥意、柏文品、張義山。少先隊員們又涌向了這些英雄。

徐玉蘭、王文娟等越劇名演員也出現在了節目現場,在座的還有錢學森等科學家。郭振清將他們一一介紹。當錢學森起身致意時,晚會現場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。緊接著,郭沫若來到了會場,隨行的有數學家華羅庚、歷史學家范文瀾等著名人士。現場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。最后,郭振清介紹了時任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主席榮毅仁、北京市工商聯主任樂松生等知名企業家。介紹完嘉賓,女報告員安琪預報了第一個節目:北京市少年之家友誼合唱隊演唱《我們為你歌唱》。

1956年是中國歷史的一個轉折點,是中國從新民主主義社會進入到社會主義社會的標志性年頭,農業、手工業、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在這一年同時進行。這部《春節大聯歡》反映了那個時代的創作背景。它的第一個節目,就是對社會主義的歌頌和禮贊。時年26歲的著名歌唱家郭蘭英在現場為大家演唱了《一道道水來一道道山》,中國著名藝術家梅蘭芳表演了《宇宙鋒》,侯寶林、郭啟儒表演了相聲《夜行記》……名家薈萃、喜迎新年。收聽廣播的全國人民與現場演員、觀眾一起沉浸在了歡樂的氣氛當中。

這是老舍參加的第一臺“春晚”。此后,他多次出現在春節聯歡會上。在1960年2月的春節聯歡會上,周恩來總理和老舍親切地交談了很久。

1960 年,周恩來在春節聯歡會上與老舍交談

1960 年,周恩來在春節聯歡會上與老舍交談。

 

“總要想些好玩的點子來過生日”

老舍之子舒乙說:“父親健在的時候,他總要想些好玩的點子來過生日。他通常會準備好些糖瓜分給孩子,甚至分給大人。有一年生日,他上街買了糖瓜,用紙包好,然后跑去天橋看戲,又去后臺看演員。他由兜兒里掏出紙包,一人分一個糖瓜,說:‘灶王爺上天的時候正是我落生的時候,吃吧,今天是我的生日。’演員們瞧瞧手里的糖瓜,再瞧瞧他,覺得這老頭非常可愛。”

過完生日后,就到了“二十四掃房子”。在舒乙的記憶中,父親對掃房的要求極其之嚴格,也非常有趣。他說:“北京過去叫‘掃篷’,我父親也干活,他親自督戰、指揮、動手……我們家有很多書,他讓我們排隊把書從書架子上取出來,接力賽一樣一本一本傳出去,放到院子里撣撣灰、曬曬太陽。等到把書架子擦干凈,再把這些書一本本擺放回去。我們家的書架子往往有鏤空的雕花,需要仔細地把所有縫隙都擦干凈。我父親腿腳不好,他就打下手:洗手巾和抹布,換水……姑娘們在上頭擦柜子,我父親把洗好的抹布扔上去,嘴里喊著:‘接著!姑娘。’如果是把抹布仍給我,就喊一聲:‘小子,接鏢!’”

cbb94c5a7c384c7a89a1934fcae6cda2

1953年夏,老舍一家人在院中合影。

除塵后,就是做年飯了。作為土生土長的北京人,傳統菜碼是老舍家年飯的必備菜:芥末墩、小酥魚、燒二冬、豆醬……年飯主要靠老舍的夫人胡絜青來做。“我媽媽做這些傳統菜碼經過了很復雜的學習過程。”舒乙笑著說,“他們在山東濟南生活時,春節期間,我父親說咱們自己做芥末墩吧。媽媽嘗試了幾次,實在是不會做,要么是做出來的豆醬凍不上,要么做出來的芥末墩是面的,不脆。這樣反反復復地嘗試后,做的越來越好。后來芥末墩成了我媽媽的拿手菜,每年都要做好幾缸。父親就去外面宣傳,對朋友說:跟我回家,我們家的芥末墩味道特棒兒,管夠吃!”

過年吃完了餃子,老舍就進入自己書房,拿一大堆紅紙條出來,是早就寫好了的謎語,掛在墻上讓大家來猜。“謎語是他自己撰的,非常容易猜。比如他隨便出一個:哥仨,打一國名,還特別提醒你是在非洲。謎底就是多哥。優勝者賞大蜜棗吃!這個感覺特別棒。”舒乙回憶道。

晚年,老舍喜歡在春節時寫對聯。1962年2月3日,他63歲生日這天,他的《春聯》一文在北京日報發表。文中他為兒女寫的春聯是:“勞逸妥安排健康多福,油鹽休浪費勤儉持家。”他為青年藝術劇院寫道:“破浪乘風前途無量,降龍伏虎干勁沖天。”1966年春節期間,他為友人、馮玉祥的秘書于志恭題寫對聯:“壯麗關山迎曉日,風流人物在中華。”這是老舍的最后一個春節。那年春天,他到北京順義縣陳各莊深入生活。不久后,他創作的快板《陳各莊上養豬多》發表。8月,這位“人民藝術家”走完了為人民創作的一生。

三中二复式表 二人斗地主和好友玩 欢乐生肖开奖 北京赛场pk10直播 牛牛怎么算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500 如何稳赚时时彩 手机4星缩水软件免费版 金鼎俱乐部 久盛国 北京pk10软件官网